九天神皇 > 祖传淘宝店:妖怪请接招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你们都知道鬼吹灯这个小说吧,里面胡八一的爷爷抽大烟,有个耗子给他叼银钱回来那段儿,记得不。”李老骗子一边喝着茶水一边说道。

  “知道知道!”冷不丁的听到这么一句,我插嘴道。

  这俩老头从吃完饭就一直在哪儿坐着聊天,刚开始我还听得劲儿劲儿的,但是越听越不对,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我就到沙发上栽歪着身子躺着去了,没成想一觉睡到了八点多,起来一看这爷仨还在哪儿唠呢。老爸跟李老骗子磕着瓜子溜着茶水,李昀灵则是接替我在一旁伺候局儿,老妈在沙发一旁捧着手机看电视剧,算起来家里已经好久都没这么热闹过了。

  “我也经历过这样的事儿,不过啊,那不是耗子,我也不抽大烟。”李老骗子乐呵呵的说道。

  “这几年我不是躲在溪枫山上嘛,那片地你们也都去过漫山遍野除了枫树就是枫树,好些个地方都被建成了旅游景点了。”老头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又开启了单口相声模式。

  故事内容大致是这样的,这李老骗子住的那座山,比较偏僻,山下就是个村庄,叫陆家村,属于那种典型的农村,没别的特点就是一个字儿,穷。正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这个地方也不例外,村子里大致有那么三十几口人,纯是教科书级别的自给自足小农经济,村里所有人都是一个族群的,往前推个百十来年,可能都沾亲带故的。

  李老骗子住的地方也就离这个陆家村的祖坟直线距离不大于五百米。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陆家村的村民平时除了挨家挨户自己养的那点牲口家畜外,上山打猎,拣点野山货,就是唯一的营生了,偶尔呢还能带几批来山里打猎的城里人上山转转,挣点外快。

  村里住着的人的迷信成都可不是我们能想象得到的,跟那些个贪官污吏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一天大家知道山上住着李老骗子这么一个世外高人,那传播的速度比起互联网也没慢多少。

  事情还要从陆家村里的一个叫陆春生的孩子说起,说道这个陆春生,村里没有人不知道,从小就聪明伶俐,嘴也甜,见着人都知道叫伯伯、大大、阿姨、婶婶的。学上的也好,在班里也是数一数二的。

  虽说这孩子才十一二岁,但是跟同龄人比可是要成熟的多得多。说来这陆春生命也是苦,刚一出生爸妈就进城打工去了,听说到现在也没回来过一趟,是生是死了无音信。陆春生家里爷爷奶奶死的早,就剩他外婆一个人,外婆是逃难逃到陆家村的,来的时候就带着个女娃,也就是陆春生的母亲,这个女人靠着自己给人看病换吃的把闺女一点一点拉扯大,刚开始的时候村里人也不信她,但时间久了药到病除,这久而久之村里也就接纳她们了,但现在又自己一个人带着外孙子,数实是不容易啊。

  陆春生的姥姥是以前村里的赤脚医生,也懂得点祝由术,实病虚病都会看点,所以很受村里人敬仰,随着陆春生外婆岁数大了,也不太干得动农活了,村里的挨家挨户也都会隔三差五的给他们家送点子吃食家用什么的,一来二去,这陆春生也成了吃百家饭长大的孩子了。

  山里的孩子打小就在山上玩,上山的路记得比九九乘法表都熟,再加上胆子大,去树林里闯荡闯荡就跟进了后花园一样。农村孩子们多朴实啊,也不知道什么钱不钱的,给几个硬币,扔点糖豆就乐得合不拢嘴了,所以很多孩子也都会给来打猎的城里人带路,这陆春生也不例外。

  听说小时候跟小伙伴们一起上山玩,这陆春生就抢着打头阵,走着走着就看见蓝汪汪的火苗在半空飘着,忽忽悠悠的,那是陆春生头一次见到鬼火,一打眼,还没等别的孩子看见,这小子就撒丫子往回跑,把一同上山的孩子都给吓着了,有年纪大的眼睛贼的看见了,一把薅住陆春生问怎么了,看见鬼火你跑什么啊,谁知道这小崽子说,那蓝火好玩,要回家找个罐头瓶子给它装起来。回去村里都传开了,说这后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

  正好那天就有那么六七个人上山打猎玩,城里的那种俱乐部发烧友还是挺多的,但是这帮人也不知怎么就误打误撞来到了陆家村,既来之则安之,索性这也是个物产丰富的室外桃园,这一行人就在村里找了个小向导,带着装备上山了,这小向导就是陆春生。

  经验丰富又聪明伶俐的孩子怎么能不招人喜欢,一路上这城里来的几人说笑逗闹着,不时还打趣一下走在前面领队的陆春生。男孩一开始还回应着队伍里的男男女女,可是越往林子里走越不对劲,随着天色渐渐也暗了下来,大家的警惕性都高了起来。原地少做整顿,队伍继续往林子深处进发。

  夜晚的树林里什么都有,除了蛇虫鼠蚁,也不乏飞禽猛兽。村里人进了城可能看什么东西都新奇,这城里人进了村儿也一样,一个个都恨不得瞪圆了眼睛到处学么,就看谁点子正能打着个野鸡兔子什么的,回城里好能吹个牛逼。

  噗噗腾腾树杈上有拍打翅膀的声音,有耳尖的,顺势抬起手电筒直直照向树杈的方向,光束一照上去,树上的鸟便一动不动了,红脸尖嘴,脖颈处是一圈黑带白道,周身黄褐色带着黑灰的斑点,尾巴跟身子一样长,也是黄褐色,上面一道一道的黑色直纹显得十分精神。还没等看个仔细,不知道从哪儿射过去一弩,那山鸡连膀子都没来得及扑棱就一脑袋朝着地面杵了上去。弩箭直直穿过山鸡的脖子,箭屁股还露在胸前,箭头穿透脖颈,猩红的血粘在箭尖上不时嘀淌在黄褐色的羽毛上,染湿了一片。


  https://www.biqugecd.com/50_50810/642310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cd.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