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皇 > 美人谋之天下 > 第七章

第七章


  李母向来是个藏不住事的。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就赶忙回去。回到李府,李黛正从外头回来,旁边一个管事的亦步亦趋地跟着汇报什么东西。李黛边走边凝神听着。路过看到李母和雪儿,还有小青那丫头并排站着,形成一个阶段状,齐齐看着她露着一副欣慰的笑容。旁边跟着的苏晋摸了摸手臂,有点发寒,凑近李黛,“大伯母她们笑得怎么这么古怪?”

  “二爷,金陵来的消息。”一个小厮小跑至苏晋跟前道。

  “金陵?”苏晋疑惑地看向他,想了想,“李黛,我出去一下。”

  李黛点点头,进了房中。

  过了不多久,李母敲了敲门,殷勤地端了莲子羹,脸上是不同于以往的神采。

  李黛瞥了一眼,心底有丝异样。李黛不动声色,拨弄了一下算盘,似很忙的样子。李母也没有催促,只是静静地呆着一旁,目光柔和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李黛终于在那慈母般怜爱的眼神下落下了阵。李黛放下账本,无奈道,“什么事?”

  “上次母亲那么打你,是母亲不好。”李母说道,“伤怎么样了?”

  说着,便想扒开李黛的衣服。

  李黛较忙躲闪,还是抵挡不住,被强按着,掀了衣服。李母细细查看,眼眶瞬间红了。

  李黛边扣衣服,边淡淡地说,“休养了几日,好的差不多了。”

  “黛儿,都是母亲不好。母亲是一时气急了,一时居然下了这么重的手。当年你父亲把你大哥打了一顿,你大哥一气之下出海,我也是怕了……黛儿……雪儿也是船难幸存下来的。我就总是想着,你大哥要是落难了,也希望有人能这样帮帮他。”

  “好了好了,我并没有怪罪母亲的意思。何况我打了雪儿,确实是我一时冲动,是我不对。”李黛主动认错。李母抹了抹眼泪,心中戚戚然,“这辈子也不知有没有机会等你大哥回来了。”

  “母亲,女儿一直派人在找寻,北罗国传来消息有人见过大哥。母亲放心,女儿一直在寻找,大哥一定会回来的。”李黛语气坚定,似在说一件十分笃定的事情。

  “恩。”李母轻轻点点头,“除了你大哥的事,还有你的事啊。”

  “我怎么了?”李黛心底的那丝不安越来越深,心中警惕,也不知这老太太又想出了什么幺蛾子。

  “还不是你的终身大事嘛。”李母一声嗔怪。那一声小女儿家撒娇似的责怪,让李黛鸡皮疙瘩一起。李母跟变戏法似的,一下子收了眼泪。李黛惊异于这老太太的思绪转变之快。

  李黛斜着眼睛,静待李母出下一招。

  李母看了眼,思索了一下,“母亲瞧着吧,墨轩就不错。”李母道,神情兴奋地望着李黛,像等待着表扬的小孩似的。

  李黛惊愕于李母对墨轩的异常喜爱,淡淡地点点头,表示赞同,心底飞快地盘算着该怎么把李母应付过去,“卫墨轩是不错。”

  李母道,“何止是不错,人品相貌都是上佳的。”李母活像李黛将要占了什么大便宜,压低了声音悄悄地说。

  “是。是。”李黛点头表示赞同,“可是,……”李黛迟疑着,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母亲,我比他大六岁,是不是……”李黛看着李母,表情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年龄算什么?”李母一挥手,不屑地说,“就许男人们三妻四妾,找妙龄女子,你找个年纪小的怎么了?现在又不是前朝那个顽固不化的朝代。你难道比那些女子要差不成?”

  李母像护犊子般语调拔尖,作出一副蓄势待发的姿态,前段时间因为卧床而还没有神采的双目,迸发出别样的光采。

  “是是。”李黛无奈点头,“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墨轩这样的人物,你还能挑出什么毛病来。这么多年了,求娶的人那么多。你是这也不喜欢,那也不如意。”

  李黛的婚姻大事这么多年来几乎成了李黛和李母之间难解的症结,每次说起都是闹得不欢而散,前几年李黛还奋起驳斥,这几年连话都不想说,只是默不作声。让李母如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根本没处着力。

  李母似乎是想到了往日的心酸,说的越发来劲。“这李家的公子,王家的那个小的,哪个不是我看过,考察过,千挑万选的,哪个配不上你?你倒是说说,啊?”

  “母亲,我早已起誓,要替哥哥守着李家。何况,他们的心思也不在我身上,我相信,总有一天,真正的有缘人自会出现的。”

  “谁啊?阎王爷啊?”李母尖利的声音,显得刻薄。

  李黛耐着性子劝慰,“母亲,墨轩跟我不合适。他乃是当朝皇后的亲弟弟,更是金陵城中赫赫有名的金陵公子,我只是个满身铜臭的商人。对我来说,他便如天边之皓皓明月,池中的皎洁白莲,让人只敢仰望而不敢亵渎。”

  “行行行,你不用跟我咬文嚼字,作诗念词的。”李母语带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以往,李母就是被李黛这长篇大论忽悠过去的。从诗词歌赋谈到家族背影,每次李母都被哐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以。

  “母亲,我们俩是真的没可能。”李黛看了李母一眼,眼中突然流露出跟以往不同的不容置疑的坚决。那眼中流露出的陌生之感让李母心中有些异样。

  李母似是接受了李黛的固执,微微垂头变得默不作声。李黛瞧她突然丧气的模样,又有些不忍,刚要出声安慰。李母突然大嚎一声,“老爷啊。”

  这一嗓子突如其来,直嚎得李黛掉落了一颗心似的。李黛哪还顾得上其他,半扶着李母,“母亲,你大病初愈的,李大夫说你万不可太激动了。”

  李母哪里理她这么多,李黛越劝,她嚎得越大声,“老爷啊。你走的早啊,真恨不得跟着你一块儿走了。就不用这些糟心事了啊。你这个闺女啊,跟你一样脾气又犟又硬。老爷啊……以后我下去了,该怎么面对你啊?”

  李母哭嚎得抑扬顿挫,宛转悠扬。

  “母亲……”李黛哪还说的出其他什么话,无奈只得安慰,在李母的威逼之下,李黛只得含糊着应了答应再去见一面,试着处一处看。

  李母心满意足地离开。

  苏晋打算立马就启程回金陵。

  “什么要紧事?”李黛这会儿像是沾了糍粑无处脱手,看苏晋皱着的眉头都快拧成了川字。

  “培培的婚事,金陵来消息说,太后有意将培培许配给陈霖。”苏晋道。“我说这小子三天两头上苏家的门。敢情打的是这个主意。”苏晋神情愤恨。

  虽说,李黛在李母的威逼利诱下含糊着答应去见面,但接下来几天,李黛都借口生意上的事情忙,整日里不见身影。


  https://www.biqugecd.com/59_59180/185117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cd.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