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皇 > 为你风露立中宵 > 105.母子团聚

105.母子团聚


  飞往英国剑桥的飞机上,秦商霖几乎一路闭目养神。脑海里全是外公昨天说的那些话。

  原来妈妈有过如此不堪的命运。

  袁齐明和前妻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外婆随他去广西工作。袁齐明年轻时仕途心重,但屡屡不顺,后来外公为了前程,接受了一个领导离婚的女儿的感情,抛弃了外婆。没过多久,他青云直上。

  外婆心灰意冷去了国外。年幼的妈妈在后妈的白眼里长大。

  袁芷萱一心一意想要去北京读北京电影学院,远离薄情寡义的袁齐明和后妈。她拼命练琴学舞蹈和唱歌。

  为了培养女儿,袁齐明在北京给她买了一套房子,初中开始,袁芷萱一个人去北京读寄宿学校。保姆在那里照顾她。

  初三那年,袁齐明出事,为了不受外界的干扰,她改名换姓一个人生活。

  后来遇到了秦孟盛。秦孟盛给过她短暂的爱情,给了她一辈子的伤害。

  至于她为什么执意要出国,抛下孩子不回来了,袁齐明也不清楚原因。

  一下飞机,他早先安排在国外寻找妈妈的两个得力助手来接他。戴明若和莫非。

  他们是秦商霖精心培养出来的,两个人都具有极强侦探能力和格斗能力。

  作为秦氏集团的长子,从小他便见过许多大大小小的场合。

  有时候,身边有几个信得过的有保护能力的下属是必不可少的。

  德叔几人一直紧随父亲左右。

  他们将秦商霖带到剑桥郊外的一个疗养院里。

  在院长的带领下,推开一个房门,他们看见病床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妇女。约摸五十出头,但绝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五官美丽温婉。

  “妈妈。”秦商霖脱口而出,热泪盈眶。

  病床上的妇女一见到他们几个,猛然一惊。听着为首的高大帅气的男子喊自己妈妈,不由呆了呆。

  她颤抖地举起手指着他:“你是商霖?”

  在回到山西前,他的名字一直是商霖。姓商,名霖。

  因为他坚持在作业本上写商霖二字,爷爷动手打过他很多次。

  “妈。”他冲过去,跪在她床边。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商月薇颤颤巍巍地想拉起来。

  秦商霖赶紧扶她坐起来。

  “我找你找得好辛苦。”秦商霖哭出声来。

  七岁那年在雪地里追着她的车子边哭边跑,直到声音沙哑,嗓子肿痛。

  后来,他便不再轻易流泪。

  爷爷和父亲怎么打他也不哭。

  这一次他号啕大哭,委屈的泪水汹涌不绝。

  进来之前,院长告诉他们,商女士得了绝症,肾衰竭,需要换肾,一来没有合适的肾源,二来手术费太贵,她积攒的钱全部花在给外婆治病上了。

  商月薇选择这家疗养院是等死。

  “商霖,我的儿。”商月薇抱着他大哭。

  母子俩抱头痛哭。

  旁边立着的几个人都看得眼泪花花,鼻酸心苦。

  许久,秦商霖抬起头看着妈妈:“妈,我是来带你回家的。”

  商月薇松开他,她边哭边摇头。“我不回去。我不能回去。”

  “为什么不回去?你在国外无亲无故,外婆也去世了,你又一身病。你随我回去,我一定想办法治好你的病。”秦商霖不肯松开她的手。

  “孩子。”商月薇含泪看着他:“我答应过你父亲,这一辈子不会去见你的。”

  “为什么?”秦商霖一愣。当年发生什么事,为什么妈妈会答应父亲这样狠绝的承诺?

  “当年你外婆的好友打电话通知我,外婆病重,需要一大笔手术费。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就离开我,我不想她孤零零死在国外,所以我恳请你父亲借给我一大笔钱。他答应借给我,但前提是永远不能回来找你。为了救你外婆,我别无选择。”商月薇悲戚地说道。

  原来这般。难怪无论他怎么询问父亲,他总是沉默以对。

  秦商霖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妈妈会决绝离去。

  往事如刀割,各有各的痛。

  他努力平息下来。忍下乍然相见的激动泪水,他开始对妈妈微笑。

  “他说你不能回去找我,但现在是我来找你。”

  “莫非,去给夫人办出院手续。明若,你去给夫人办回国手续。”他沉着淡定地吩咐着。

  “好,秦总,立刻去办。”二人领命而去。

  “妈妈,我给你找了个又美又贤惠的媳妇。她等着你回去给我们主持婚礼呢。”秦商霖掏出手机翻顾心的照片给妈妈看。

  商月薇看着顾心的照片,眼睛一亮。“这是你女朋友?你还没结婚?”

  秦商霖故作委屈状。“我跟我女朋友说了,没有找到妈妈就不结婚。所以你一定要跟我回国,去给我主持婚礼。否则你儿子这一辈子都不能娶这个漂亮女孩的。”

  “你今年也三十三岁了,怎么还不成家立业呢?你爸不管你?”

  “是我不要他管。我高中时就回到北京以前的房子里一个人住。我大学毕业后在剑桥读研究生,早知道外婆也在英国,我怎么也要找到她,找到你。”秦商霖百感交集。

  “你外婆这一生很辛苦。”商月薇想起可怜的母亲,眼泪又落下来。

  “妈妈,你也很辛苦。我不会让你再辛苦下去了,儿子有能力养你的。”秦商霖笑道。

  “你女友很美。”商月薇久久看着顾心的照片。

  “你知道她是谁的女儿吗?”

  “谁的女儿?”

  “你绝对想不到,她妈妈是你以前领到家里来学琴的一个学生,那个天桥上想自杀的女孩,她的名字叫彭琳蓝。你还记得吗?”秦商霖

  商月薇一惊。“天啦,怎么这么巧?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说来话长。妈妈,路上我慢慢说给你听。”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商月薇还是感到惊讶。

  “我是从顾心妈妈那里知道你的旧名字,从而找到外公。他有一个你去年寄的包裹地址。”

  听到父亲的消息,商月薇不由一叹。

  母亲临终前,叫她放下怨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得已,遇人不淑是命运,怪不得别人。

  


  https://www.biqugecd.com/59_59184/5843577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cd.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