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皇 > 为你风露立中宵 > 96.被粉丝追了一把

96.被粉丝追了一把


  二人转了一圈回到病房,彭琳蓝已然沉睡。

  彭林军退到外面的房间给邓雅岚发微信。

  家里请了一个保姆,两个娃还是忙不过来。大的送到爸妈那里去了,爸妈帮忙接送上幼儿园。

  秦商霖回酒店开了个视频会议。顾心也跟过去处理一些星河公司的事务。

  一小时后彭林军打来电话,说陈颖过来了。

  她是从邓雅岚那里得知消息,特意赶过来的。

  陈颖的父母是京城富商,彭琳蓝曾多次与她爸爸的公司合作业务,受惠颇多。

  “唉,她来干什么?以后回北京来看我妈就可以了,何必如此献殷勤。”顾心嘟囔着。

  “走吧,人家也是一片诚意。我们过去见见她。”秦商霖给她拿起遮阳帽,顺带给她戴上墨镜。

  “我倒是觉得她是特意过来看秦爷的。”顾心嘀咕一声。

  “这么没信心?是不是觉得你的相公忒有魅力?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品貌非凡?清新俊逸?修林茂竹?”他一口气说出一串词。

  小姑娘妩媚一笑:“不及本姑娘倾国倾城貌。”

  某人赶紧长臂一揽,将美人儿护于胸前:“夫人所言极是。石榴裙束纤腰袅,小生甘愿拜倒。”

  二人打趣着往医院走去。此家酒店距离医院不过五六分钟路程。

  陈颖正陪着彭琳蓝低声细语说话,一见他们二人并肩走进来,笑着起身:“老同学表现不错,舍下公司繁忙业务,亲自护理未来的丈母娘。”

  听到丈母娘一词,彭琳蓝还是有些不自然。她轻咳。“林军,你们几个替我招待下陈颖,一起去吃个饭。这里有特护就可以的。”

  陈颖赶紧摆手:“不用的,彭姐,我深圳的闺蜜说晚上请我吃饭。你好好休息,看见你恢复得不错我就放心了。前天听雅岚无意间说起你受伤了,我紧张极了。”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你特意过来看我姐,于情于理都得请你吃饭。再说大家也难得聚在一起。叫上你的那个闺蜜,是叫毛小秋是吧?老秦,你再叫上邓秦川,那天他特意过来照顾我姐。一并吃顿饭答谢一下。”彭林军坚持着。

  “对,叫上那个邓总。那天他一个人在我病床边守了我六七个小时。他还隔三差五来看我,又是鲜花又是营养品,一定要请人家吃个饭。”彭琳蓝附和着。

  “嘿嘿,姐,你也不看看邓秦川是哪个人的同学?咱家老秦无论是在同学圈,还是商业圈,都是出了名的重情重义,威望高,呼声大,大家都很敬佩他的为人。”

  彭林军借机替秦商霖打感情牌。

  顾心上前挽着小舅的胳膊:“彭林军同志,你何时改姓王了?开始卖起瓜来了。不带这样夸自家兄弟的哈。”

  她一边打着哈哈,一边眼睛朝秦商霖挤眉弄眼,一副欣喜得意的神态。

  小舅自打那年公司变故后,性格大变,由以前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性格转为沉闷寡言,冷漠无常。今天如此这般夸人是首例。

  陈颖看着他们几个和谐默契的其乐融融气氛,心思一沉。

  听闻彭琳蓝不待见秦商霖,此番她住院,秦商霖肯放下董事长身份,于病房中将其谦恭侍奉,是何尴尬光景?她很想一睹为快。

  “那好吧。”陈颖也不拒绝了。

  秦商霖掏出手机打电话给邓秦川。

  邓秦川和陈颖的闺蜜各自开车来医院接他们。

  顾心和秦商霖坐邓秦川的车,彭林军坐毛小秋的车。

  顾心一见毛小秋,便觉得眼熟。

  毛小秋向她伸出手来:“你好,顾心,还记得我吗?我们见过。”

  见过?顾心迟疑地伸手和她一握。她看了看身边的秦商霖。

  他附耳低语。“你那时才12岁,陈颖请客吃披萨,你装肚子疼那回,我背你走。”

  顾心恍然大悟。一晃十年过去了。她已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毛小秋也已经是两个娃的妈妈。那时毛小秋短发清爽,清瘦秀丽。如今大波浪,深色眼影大口红,身材微胖,哪里还有旧时模样?

  她抿唇一笑。

  毛小秋打开车门取出一个记事本。“陈颖说你也在,可不可以给我签个名。我是你的粉丝,每一张专辑我都买了,每一个节目我都会看。听说你拍的《今生不再见》国庆节后举办开幕式发布会,无比期待你的新剧呀。”

  见个面就被粉丝追了把?小姑娘诚惶诚恐接过执笔写下几句话和签名。

  感谢外公和妈妈,从小抓她书法基本功,如今签个名也有底气,不怕字丑。

  “天啦,顾心。你人美,歌靓,字也漂亮,太开心了。”毛小秋激动地拉着顾心的手不放。

  顾心颇为尴尬。秦商霖甚觉有趣一边旁观。

  如此出众的外甥女,彭林军感到忒骄傲。

  邓秦川冲秦商霖微微一笑,竖起大拇指夸他好福气。

  唯独陈颖心里很不是滋味。

  早知道毛小秋是顾心的粉丝,今日就不叫她来了。

  那一年她可是全心全意帮她嘲讽顾心,说她人小鬼大,心思复杂,对秦商霖图谋不轨啥啥。

  若干年后,人家成了她的铁粉。一副小眼睛无限放光芒的崇拜嘴脸。

  唉,这顿饭吃下来也就索然无趣了。

  顾远鹏中途过来一次,他亲自检查了彭琳蓝的身体情况。她恢复得比意想中要好。

  鉴于深圳离家太远,诸多不便。国庆期间,她可以转回北京医院继续治疗。

  转院各种手续和程序他全部安排妥当。

  秦商霖赶着去英国参加一个上午活动。他将她们送上飞机后,也待机飞往伦敦。

  回到北京后,外公外婆这才得知女儿出了这么大的事故,不禁老泪纵横。

  这个家,里里外外,彭琳蓝耗费多少心血?

  邓雅岚带着两个娃来医院看姐姐。

  “琨琨,鹏鹏,乖不乖呀?”彭琳蓝怜爱地抚摸两个孩子光滑的脸蛋。

  “姑姑,姑姑,你为什么躺着不起来呀?现在是白天,你不要上班吗?”琨琨奶声奶气地问道。孩子的世界里永远是最童真的美好。

  “姑姑就躺会儿,马上起来带琨琨鹏鹏去颐和园放风筝。”彭琳蓝眼角泛起泪花。

  “蓝蓝,这是雅岚托家里亲戚送来的正宗土鸡汤,你给尝尝。”外婆将鸡汤盒打开。

  “外婆,我来喂给妈妈喝。”顾心接过保温壶。

  “心心,这段时间你照顾姐姐辛苦了。你回家去休息一下,明天再过来,我来喂鸡汤给姐姐喝。今晚我来守夜,你们都回去,谁也不要和我争。”邓雅岚说道。

  顾心想要说话,被彭林军制止。“心心,听话。”

  “也好,我们回家去。”外公拉着顾心的手往外走。

  “鹏鹏,姐姐抱一个。”顾心抱起鹏鹏。

  “姐姐,我也要你抱。”琨琨不肯被落下。

  “鹏鹏是哥哥,姐姐抱弟弟,牵着哥哥一起走。走啰,回家去,姐姐给你们弹琴唱歌。”顾心抱一个迁一个走出病房。

  


  https://www.biqugecd.com/59_59184/5848783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cd.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