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皇 > 为你风露立中宵 > 77.较量

77.较量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饭点的高峰,日料店正好有一个包厢腾出来。

  榻榻米上坐定,秦商霖让小朋友点单。这是日料自助餐,这家店的食材很新鲜,也很正宗。

  顾心要了两份刺身,烤鳗鱼,金枪鱼寿司,河豚白子蒸蛋,烤牛肉,龙虾天妇罗等一系列食物。

  “要不要喝点酒?”她问道。

  “车子谁开回去?”他笑道。

  “叫代驾。”

  “行啊,夫人提议,必须遵命。喝什么酒?”

  “来点清酒。”

  “可以。一人一瓶,还是两人一瓶?”

  “我哪有这么好的酒量,就一瓶吧,我只喝一杯,剩下的你全包了。”

  “得嘞。”他欣然应允。

  服务员礼貌地退出去,一会儿一份一份细致小心地将食料端过来。

  秦商霖给两个人斟酒,举杯对着小姑娘:“走一个?”

  顾心笑眯眯地举杯。“秦总,恭喜旗开得胜,望再接再厉,业绩蒸蒸日上。”

  “必须的。我要撸起袖子加油干,否则无法兑现你家彭琳蓝的一番苦心,200平米以上的房子,而且不许按揭,需得付全款,得快马加鞭使劲干。”秦商霖将酒一仰而尽。

  “别听她胡说八道,我都有房子了,买那么多房子谁住?浪费钱。”顾心嘴巴一嘟。

  “她说得对,200平米的房子必须有,最好能买个带花园泳池的别墅。此生为了我的小公主,老夫必当奋斗不息。来,再走一个。”他给小姑娘又加了一点酒。

  “不能再加了,多喝会醉的。”顾心喝了两口酒,面若桃花。

  服务员礼貌地敲门,送刺身进来。

  “你们的菜齐了,需要什么请随时联系我。这里有按铃。请慢用。”身着和服的服务员退出去。

  “来,心心,喝酒,继续来一个。”秦商霖举起酒杯。

  黑衬衣黑色条纹领带的他坐于灯下,散发迷人优雅的魅力。

  顾心凑近家长大人。“这里可不可以干坏事?”

  “夫人有何高见?”他眉毛一挑,眼神晶亮,笑意自眼尾溢出来,一霎擦亮整个星河般的魅力四射。

  顾心喝了一口酒,身子往前探亲吻他,顺势将酒转移到他嘴里。

  他却趁机噙住她的唇。

  小姑娘嘤嘤咛咛。

  他松开她的唇。“麻烦。坐过来。”

  他嫌两个人对坐姿势费力,伸手把小姑娘拉起来。顾心笑着挪到他的身边。

  他一丝一丝将烤鳗鱼喂给她吃。

  顾心也夹了一块寿司给他吃。

  两个人温馨用餐,享受着二人甜蜜时光。最好的生活,是两个灵魂相通的人能朝夕相处。没有离别,没有背叛,没有伤害。

  秦商霖的手机在餐桌上震动。他习惯了在私密的空间将铃声调成震动或静音。

  两个人的眼睛都瞄见显示名:陈颖。

  秦商霖手机里存了几百个号码。他有一个习惯,不管是家人还是同事,同学,朋友等,一律输入真名全名。唯独顾心,他设置为小甜心。

  李建为此笑过他,一向冷线条的秦商霖,竟然会把女朋友的昵称直呼小甜心,腻人呀。

  这么晚,她还打电话给他?顾心望着他,眼神流露一丝隐隐的不悦。

  秦商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没有伸手去拿手机。

  “你快接电话呀。”顾心把手机拿起来递给他。

  “喂,陈总。这么晚找我有事?”秦商霖接通电话,语气淡淡。

  “秦商霖,我看见你的车了,你也在这家日料?”陈颖问道。

  “哦。”他算是回答。

  “陈教授夫人从德国回来了,我和史怡然陪她在这里用餐,你过来吧,师母想见见你。”陈颖说道。

  “师母回来了?”秦商霖惊讶地问道。

  陈教授是秦商霖大学时最器重他的老师,大四那年,突发脑溢血走了。师母痛不欲生,在医院里躺了大半年。秦商霖他们轮流去医院照顾她安慰她。

  后来,师母去了德国儿子那里生活。他们已经有十年没见面了。

  “你过来吧,师母想见你。”陈颖继续说道。

  秦商霖正欲答话,耳朵里传来师母的声音。“商霖。”

  “师母,你还好吗?我现在就过去看你。”秦商霖起身。“师母,我先挂了哈,我这就过去。”

  “心心,我大学时的师母回国,你和我一起过去见见她。”他伸手去拉她。

  顾心摇摇头,陈颖在那儿,她不想过去。“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没有其他人,只是陈颖和史怡然在,史怡然你上次见过。”

  顾心还是摇头。“我不想去,你去吧,我在这里你,慢慢享受美食。”她推着他走。

  秦商霖明白她的心思。他俯身吻了吻她。“那你在这里乖乖地等我,想吃什么自己点。”

  喝过清酒的唇沁凉薄甜,一丝丝清凉之味,一丝丝诱惑。

  他松开她,发现小姑娘眼波流转,面若桃花,一派慵懒,不禁呆了呆。他克制心头窜动的火焰。

  “乖。”他低声喑哑。

  “嗯嗯。”顾心乖顺地点头。

  他在她的额头又亲了一口,拉开门出去。

  顾心开始慢慢剥虾。

  杨静打来电话。“顾心,你在家吗?我刚回来,一起宵夜吗?”

  “你回来了?我和秦商霖在吃日料,你过来吧。”顾心笑道。“我把位置发给你。”

  “我和李建一起过去。”杨静嘿嘿笑道。

  “哇,幸福,你们两个终于在一起了。”

  这时候有人敲门。顾心以为是服务员,随口说了声:“请进。”

  门拉开,陈颖从外面走进来。

  “你们过来吧,我先挂了。”顾心淡淡地看着陈颖。

  秦商霖都过去了,她为何一个人跑到这里来?所谓来者不善,顾心收起笑容。

  “顾心,你一个人坐这里怪寂寞的,不如过去和我们一起吃吧。”陈颖笑道。

  “不用。”顾心也不看她,继续剥虾。

  陈颖在她对面坐下来。

  果真有备而来。顾心冷眼斜睨她,手上没有停止悠然剥虾的动作。

  “心心。”陈颖改了称呼。

  “叫我顾心。”小姑娘毫不客气地说道。

  “顾心,我怎么觉得你一直对我有意见?”陈颖笑道。

  “我和你不熟,不存在有意见没意见。是你多想了。”顾心干脆利落回答她。

  “是吗?我还以为你介意我和秦商霖走得太近。”狐狸尾巴露出来了。故意过来找她,不就是冲着秦商霖的话题而来的吗?

  “你和他走得太近?我怎么不觉得。”顾心冷嘲着。

  “搞不懂秦商霖怎么会喜欢上你。”陈颖面色一沉,眸光清冷。

  “他喜欢我需要你搞懂吗?”顾心放下手中的虾,眉毛一挑,回击她。

  “你不适合他。”陈颖目光犀利地盯着她,目光如寒刃。

  “我不适合你适合?”顾心反唇相讥。

  “肯定比你适合。”陈颖丝毫不退让,语气咄咄逼人。

  “你是不是每天出门都不照镜子?”顾心忽然扑哧一笑,面色缓和,继续剥虾,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她嘴角噙笑看着对面这个心机女人。

  “你什么意思?”陈颖面色一冷。

  “我没什么意思呀?就是感觉你这个人挺逗的。好歹也是一个商业精英,名门闺秀,怎么说起话来这么弱智。”顾心笑吟吟地边吃虾边说话。

  “你说谁弱智?你以为你很聪明?”陈颖恼怒地靠着她。“你不过就是比我小那么多。秦商霖看上你那是因为他没有真正接触过其他女人。终有一天他会厌倦你。”

  “陈颖。”顾心直呼其名。“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为什么我一直不待见你。”

  陈颖凛然看着她。

  “因为你这个人一直很无聊,明明知道秦商霖不喜欢你,却还是对他挖空心思死缠烂打,甚至不惜给他设陷阱,耍心机。可惜你纵然机关算尽太聪明,也不过是枉费心机。他自始至终都不会喜欢你的。”顾心一字一句反击多年的情敌。

  她又不傻,李建有几次在她面前和秦商霖谈及陈颖,她早就听出他们话里有话。私底下找李建追问过关于陈颖的事,李建也不避她,将大概的事情说给她听。

  “就你这样刺猬般的性格,真地很不适合他。他和你在一起不过就是图个新鲜,日子久了会觉得很累的,你不能给他带来工作上的任何帮助,你只会拖他的后退,成为他的报复,累赘。人要有自知之明,不要以为他现在宠着你,你就得意忘形。终有一天你会哭鼻子掉眼泪哭天喊地无济于事。”既然撕破了那张客气的脸面,陈颖毫不客气打击顾心。

  “我发现你这个人还不是一般地让人讨厌。我小舅妈都生了两个娃了,你也老大不小了,好好找个男朋友嫁人不可以吗?为什么非要纠缠别人的男朋友?把自己整成三十好几的老女人,有意思吗?”顾心也不甘示弱,字句刀剑般砍回去。

  “顾心,你太不尊重人了。我好歹也是你舅妈的同学,说话怎么这么尖锐?”陈颖听她说自己老女人,不由急了。

  “噢,还真是的。差点忘了,你是我小舅妈的同学,嗯,我是该好好尊重你一下。论年龄,论辈分,既然是舅妈的同学,我理当喊你一声阿姨才对?是不?陈阿姨?还是跟着小舅妈那样也称呼你一声舅妈?”

  “喊谁阿姨?叫谁舅妈?顾心你不要太过分。”陈颖被她左一声阿姨右一声舅妈搞得气急败坏。

  “是你提醒我要尊重你呀,还告诉我说你是我舅妈的同学。”顾做出无辜的表情。

  “秦商霖也是你小舅的同学,你也管他叫大叔,叫舅舅去呀。”陈颖从榻榻米上爬起来,她发现自己过来找她很不明智,原本想趁机给她点心理压力,却没想到如今的顾心如此淡定从容,而且善于针锋相对。

  “我本来就是叫他舅舅大人。”顾心笑得乐不可支。她拿起手机翻出秦商霖的备注给她看。

  舅舅大人。

  她就是这样备注的。

  “你别太得意,终有一天他会厌倦你。我说你听,到时候看你怎么哭。”陈颖冷哼一声。

  “不好意思,我家舅舅大人会让你失望的,他会宠着我,爱着我,一辈子对我好。你赶紧找个好人家把自己嫁了才是真的,不要老是跑到别人面前无事生非。再过几年我可要叫你陈奶奶了。”

  “好一张伶牙俐齿。顾心,咱们走着瞧。”陈颖正欲拉门。

  门应声而开。秦商霖在外面站半天,听自家小姑娘从容应战,果真是一副伶牙俐齿,令人刮目相看。

  他嘴角上扬,笑意顺着眉梢流溢,一张脸俊朗帅气。

  “陈总不多坐会?”他客气地冲她笑道。

  陈颖没提防他在外面,先是面色尴尬,随即一声不吭拂袖而去。

  他对着小朋友笑吟吟坐下,手臂一揽,将她揽入怀中。“战果辉煌呀,小甜心。”

  顾心先是一笑,尔后叹息。“此人莫名其妙。”

  “不理她就是。我们继续喝酒。夫人,各自再来一瓶如何?反正喝一瓶也是要叫代驾,喝两瓶也是要叫代驾。不如不醉不欢,今晚尽兴?”他征求怀中人儿的意见。

  “可以。叫服务员多拿几瓶过来,李建和杨静马上过来。”

  顾心从他怀里坐起来,按下桌子上的铃。

  服务员敲门进来,询问他们需要什么。


  https://www.biqugecd.com/59_59184/5865885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cd.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