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皇 > 为你风露立中宵 > 38.陪你一起看日出(2)

38.陪你一起看日出(2)


  舅舅大人,你何止是月亮,简直就是我的太阳呀。顾心心花怒放,她冲他挥手,然后急着去换衣服。

  “心心,先别急,你听我说,多穿点衣服出来,我们走走。”他在电话里提醒她。

  她赶紧换好衣服,披了件厚风衣跑出去。

  走廊上遇见同事。“顾心,这么晚还出去?”

  “买点东西就进来。”她随口说道。

  “要不要陪你去?”

  “不用不用,就旁边买点宵夜。”顾心冲他们挥挥手,急急跑出去。

  一头冲过去,某人张开怀抱接住她。

  “太幸福了。”小朋友乐得抱着他上下跳动。

  他掏出钥匙按键锁车。“走,带你逛逛秦淮夜色。”

  “我们去那里。”顾心挽着他的胳膊往热闹的地方走去。

  江南贡院的旁边是游船码头,一拨拨人等着坐船去夜游秦淮。

  他们并肩立在贡院旁边的护栏边,抬眼看见对岸四个大字:秦淮人家。

  夜晚的夫子庙一带人来人往,秦淮河畔也正是热闹时分。水面上画舫川流不息,很多人坐船夜游秦淮。

  “我们昨天晚上把这一带都走了一遍。”顾心挽着他的胳膊说。“真没想到你会来南京陪我。”

  “我记得你是晚上九点出生的,所以生日才刚刚开始,祝福我的小姑娘年年岁岁,健康快乐。”他搂着她的肩膀,仰望着江南贡院。“这个地方好。文气,贵气,正气,蕴藉于此。”

  “你说这要是在古代,我会不会在里面考个状元出来?”他忽而笑道。

  “必须考到。你高中了,我就有希望成为状元夫人。”顾心抿唇一笑,头一歪靠在他胸前,配合他的调侃。

  “状元夫人。这个可是你说的啊。那么,夫人,来收聘礼吧。”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礼盒。只见他打开盒子,取出一枚熠熠发光的钻戒。戒指?

  “小寿星,生日快乐。”他低头轻笑。

  顾心倒吸一口气,惊喜狂涌。始料未及呀,怎么也没想到他会突然送她戒指。她惊讶地看着他,无比激动。这算哪一出?生日礼物,or求婚?

  她激动地看着他。

  秦商霖握着她的纤纤玉指,温柔地给她戴上戒指。

  “心心,这是求婚戒指。戴上它,算是盖了我的私家印章,此女名花有主。”他举起她的手吻了吻,一袭黑色风衣的他神采奕奕,丰神俊朗。“喜欢吗?”

  顾心拼命点头。此刻,河上人来人往,水面舟楫穿梭,他们俩依偎着驻足河畔,面对这古韵流溢的秦淮河畔,人如在画中。

  迎风站立,有美在怀。他大发感慨:“在这里求婚很有意义。沾了这里的灵气,以后我们的儿子肯定不是考清华,就是高中北大。”

  顾心顾不上和他计较什么孩子的事,沉浸在惊喜的心情里。

  “怎么想到送戒指给我?”顾心靠在他胸前,眼睛眨巴眨巴看着他。“你要筹建公司,花这么多钱太浪费了。”

  “回国前就定制好了。戒指底下刻了个霖字。还有一枚放在家里,上面刻了个心字。”

  “那等我回去后,我也帮你把它戴上。”她仰头看他。

  “好。”

  “我们去那边走走吧,那里有李香君故居和乌衣巷。”顾心指指桥的对面。

  二人顺着人流走上桥。

  站在桥上,他笑着驻足不动。“心心,你知道这座桥叫什么桥吗?”

  “没注意。它叫什么名字?”

  “文德桥。意思是文德以昭天下。南京民间有一句话是君子不过文德桥。”他轻笑。

  “什么意思?”顾心不解。

  他手指指向刚才他们立的地方。“那是江南贡院,以前是科举重地,每有赶考学子聚集苦读。”他又指着桥另一端。“对岸曾经是秦淮河畔名冠江南的酒肆妓馆之地。文以载德、厚德载物的儒家正统,与纸醉金迷的金粉之地隔河相守,貌似相安无事。不过很多文人一边赶考,一边坠入温柔乡,佳人才子的版本多去了。”

  “所以君子不过文德桥。”顾心恍然大悟,她咯咯笑着拉着他走下桥。“那我们也不过去了。不许你去烟花胜地。”

  “乌衣巷什么,以前和你舅舅到处都看了一下。不看也罢。心心,陪我去吃点东西。”他将她的手握于掌心。

  “你还没吃饭?”她惊呼。

  “下午陪同国外的几个客户去看厂区,公司虽未正式营业,订单已经开始接收。送客户去机场赶飞机之后,直接过来这里看你,怕太晚了你睡着了。”

  “所以你饭也没吃就过来了。”顾心顿时懊恼不已,怪自己太粗心,都没想到他这么晚风尘仆仆赶来陪她过生日,竟然晚饭都没吃。

  “就去这家。”他指着路边那家阳台敞开挂着灯笼的茶楼。

  两个人进去上到二楼,要了靠窗的桌子。他问顾心想吃什么,顾心说晚上吃饱了,不想吃东西了。

  他要了一壶雨花茶,一份砂锅大鱼头,一份清蒸狮子头,一份野菜。然后给顾心点了秘制凤爪、蟹黄包、牛肉锅贴和赤豆元宵等小吃。

  美食当前,小姑娘顾不上减肥一词,陪他大快朵颐。

  夫子庙附近的一家豪华酒店里,郑凯文从床上坐起来,穿着酒店的睡衣进卫生间冲澡。

  郑凯文从浴室出来后开始穿衣服。躺在床上的陈诗诗大惊:“你要去哪里?”

  “回上海。明天还要上班呢。”他慢条斯理穿衣服,神态自然。

  “你不是特意过来陪我吗?房间都开好了,这么晚还回去?不如明天早上赶回去吧。”她披着睡衣下床来。

  “不了。我不喜欢早起,还是晚上赶回去好。”他开始穿外衣。

  陈诗诗急了,抱着他胳膊撒娇。“凯文,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郑凯文眼里流溢一丝不易察觉的的淡漠情绪。他面色温和对她说:“你不想回宾馆就在这里睡一晚,晚上好好睡。”

  他不顾她的央求径直离去。

  陈诗诗呆呆地立在灯下。他最近喜怒无常,她虽然每天和他待在一起,却总是很难捉摸他的心思。他大老远赶过来,就是为了和自己春风一度?

  他可以和自己在床上热情缠绵,但下了床,他的身上自然而然散发一股清冷的气息。疏离感无所不在。

  既然对顾心说了单独开房,回去睡自然是不可能的。她怏怏地回到床上。

  


  https://www.biqugecd.com/59_59184/5915864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cd.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