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皇 > 为你风露立中宵 > 35.秦淮河畔(1)

35.秦淮河畔(1)


  顾枚莉眼里闪过一丝讥讽之意,正欲开口,却见秦商霖主动答道:“不好意思,我刚辞职,目前尚未就职,在家给顾心做饭洗衣服而已。”

  顾枚莉和高鹏远颇为惊讶,顾心却因秦商霖如此这般淡定诚恳的措辞差点喷水。

  顾枚莉脸上却露出一副嘲讽的神态,她颇为骄矜地瞥了顾心一眼,意识是你也太没眼光了吧,光看外表帅气却不找个有实力的男朋友。

  这时候,专业的乐队和歌手开始登台表演。

  “女士们,先生们,今晚由我们刚刚获得全国大赛的歌手——”

  全场气氛燃到最高点。

  “我们跳舞去吧。”顾心无意和这两人周旋,抱着家长大人的胳膊央求着。

  顾枚莉见顾心不太热情,便讪讪地拉着高鹏远走开。临走时回头对秦商霖说道:“名片上有我的号码,如果觉得方便的话,可以到我公司来应聘一下,我可以替你安排个合适的职位。”

  她冲秦商霖妩媚一笑,同时对顾心意味深长地一笑,转身离去。

  秦商霖回头看顾心。

  她被顾枚莉最后那个奇葩的建议逗乐了,忍不住噗嗤一笑。“秦总,要不要考虑一下我这个漂亮堂姐的伟大建议,去她家公司某个好职位?我对你说,我这个堂姐人脉一流,公关一流,商业头脑也一流,听说很厉害的,包你工作满意,不会失业。”

  他摇摇头。“难怪你和你家彭琳蓝都不喜欢顾家的人,百闻不如一见。”

  顾心愈发笑得花枝摇颤。她抱着他的胳膊央求着:“陪我去跳舞,好不好?”

  他眉头一挑。“这个有点难,我还是回家给你洗衣服做饭去吧。”

  “求求你了,陪我跳一下嘛,我都没和你一起蹦迪过。”顾心嘟起嘴巴。

  “怎么没有?你大一时我们不是一起去过酒吧吗?你那时玩得很疯。”他轻扣她脑门一个爆栗子。

  “哎呀,都六年前的事了,哪个还记得那么清楚。你就陪我玩一会呗。”顾心摇晃他的胳膊。

  秦商霖无奈地捏捏她的鼻子,伸手将她一带,两个人滑入欢腾的舞池中。

  “老大来了。”光复队的成员围拢过来,热烈地将他们二人包围其中。

  顾心和杨静欢快地跳着,秦商霖陪着小朋友玩蹦迪。在美国,偶尔会被南西抓去酒吧玩。他虽然不太喜欢蹦迪喧嚣的环境,但它也有一个好处,可以让人放松身心,忘却一切烦恼。

  吧台那边,顾枚莉端着一杯酒瞥向舞池中的顾心他们,若有所思。印象中的顾心总是拘谨文静,寡言少语,没想到在男朋友身边如此热烈奔放。

  以她的条件,怎么找个长得帅却没有事业的男人?她唇际逸出一丝讥讽。妈妈是女强人,生个女儿却这般没志气,没眼光,不由打心底生了鄙视之意。

  小朋友玩得太放纵了,累得一塌糊涂。回去的车上睡得稀里哗啦,下车被抱着上楼都浑然不觉。

  顾心计划这周星期五下午过去北京,争取星期六星期天完成片尾曲的录制。

  星期天晚上,顾心收到一个通知,星期一节目组要去苏州、无锡和南京等地进行一个古风综艺系列实景录制活动,实习生也要跟着去锻炼一下。

  为期一周,没有特殊情况,一律不准请假。顾心和主任沟通好了,星期六晚上飞北京,争取下周一或下周二赶回来上班。

  那就意味着,接下来她和秦商霖要分开一个星期。一想到要和家长同志小别一下,顾心同学不禁频频叹气。

  秦商霖一听小朋友要出差,便动手给她整理行李。吃的,穿的,用的,给她塞满大大的行李箱。

  顾心嘟起嘴巴:“又不能把你塞进行李箱打包带过去。”

  他捏捏她的鼻子。“放心,你商霖舅舅有七十二变,随时可以变个法术现身给你看。”

  “你又不是孙悟空。”顾心抿唇一笑。

  “变个虫子吧,随时钻进你耳朵里听你唱歌。”

  “那还不如变个枕头,每天晚上可以枕着你睡觉。”

  “可以,你说变什么就变什么。”他把箱子拉好拉链。忽然想起一件事。“星期四是你生日,中途可以回来吗?”

  顾心以为他忘记了自己的生日,没想到他还记得清楚。他们重聚后的第一个生日,就要分开过?没有他陪伴的生日,很没意思的。顾心的脸顿时沮丧极了。“我要争取请假回来。”

  他习惯性地摸摸她的头,却什么也没说。譬如会给她什么礼物呀,或者等她回来补过生日什么的。唉。颇为惆怅啊。

  第二天开始,顾心随着节目组奔赴苏州,无锡和南京各地。一头扎进实景拍摄,又新鲜,又紧张,感觉每天学的东西有很多。

  星期二晚上,节目组到达南京。顾心之前来过两次南京,但都是走马观花,并未细细品味这个六朝古都的种种人文风景,文化底蕴。入住后她和同事们一起逛了一下夫子庙夜景,然后大家一起坐船看秦淮夜景。

  灯火斑驳的河面,让人无端心生感慨。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确实名不虚传。一步一景,一桨一舟皆文化。

  第二天在秦淮河一家茶楼拍摄节目。

  陈诗诗和她一起参加了这次外出活动。让顾心颇为尴尬的事,负责人将她们安排在同一个房间入宿,可能也是考虑到她们是同学吧。

  白天很忙,晚上才有时间和秦商霖视频一下。碍于陈诗诗在,她都不好意思和他开视频。除非她还没回屋,她才可以抓紧时间看看他。她不在身边,秦商霖基本上和李建他们呆在一起,常常忙到很晚才回家。

  陈诗诗晚上会和郑凯文打电话,甚至开视频。越是顾心在房间里,她越要和他撒个娇,发个嗲。郑凯文对她虽然不是兴致盎然,但也不拒绝,基本上保持男女朋友的交往模式。

  只要看见陈诗诗和郑凯文开视频或打电话,顾心就拿睡衣去洗澡,或者带耳机听节目,观摩视频。

  这一天,陈诗诗和郑凯文通完话,她高兴地对正在敷面膜的顾心说:“凯文说明天下午下班后过来看我。”

  “哦,是吗?那我明天去娜娜那里挤一下,把这里让给你们。”顾心笑着说。

  “到时候看吧,也许我们会单独开个房间。”她一脸幸福的笑意。

  将面膜揭下来,顾心进洗手间去冲洗。

  男人对待情感,还真的和女人不一样。原本以为郑公子不喜欢陈诗诗,忽而两个人打得火热。

  顾心不禁想起杨静,她最近心情很不好。那天在酒吧她喝了不少酒,还是李建陪她聊了很久。但愿杨静早点遇上一个真心喜欢她的男人,不要让她失望和难过。

  一路走来,顾心朋友不多,除了大学那几个室友,再就是研究生班的杨静和马一萍了。如果马一萍回到省城去上班,以后只有杨静离得近些。所以顾心很珍惜和杨静她们的友情,总想让她高兴起来。

  顾心躺在床上,家长大人在微信里问她,方便开视频吗?顾心答道,陈诗诗在。

  于是两个人微信上说了会话。

  他问她明天可以请假回上海吗?顾心告诉他这几天拍摄任务很重,大家都很忙。她一个实习生,不好擅自请假。今晚都拍到七点多才结束任务。明天晚上也不知道拍到什么时候。

  他发给她看新办公区的整体图片和内部结构。虽然还在装修中,但效果图很令人期待。

  顾心也给他发了几张录制节目时别人抓拍她的照片。头发挽成髻,一袭精致的月白色旗袍,腰身纤细。顾心瘦则瘦,前凸后翘的资本还是有的,一袭紧身旗袍衬得她身材玲珑曼妙。

  她负责协助主持工作,解说,点评,穿插抚琴和吟唱。综艺节目的主持人,需要各方面才能都到位,而且专业。

  他发来一个大大的赞,紧接着发来一句话:“看你那么瘦,原来挺有料的。小蛮腰很诱惑人。”

  他人不在面前,顾心的脸还是微微一红。她拿被子捂着脸偷偷乐了一下。

  他又发来四个字:美人如玉。

  顾心笑逐颜开,心中仿佛有一只戴着花的金色小鹿奔跑在绿野中,喜悦之情无以言喻。低头输入一行字:舅舅大人,变个枕头过来吧,我想睡觉了。

  他立刻回复:等着,马上变。

  他发了个枕头的照片过来而已,顺带发给她一张他哈佛商学院博士毕业的照片。戴着博士帽的他,很是令人惊喜。她顿时忘记分别的沮丧,央求他多发一些照片过来。

  他紧接着发了一堆给她,叫她慢慢看,他继续忙会。

  顾心一张一张点开欣赏,照片大多是在美国拍的,也有在其他国家出差时拍的。美国纽约,英国伦敦,德国慕尼黑等商业城市,还有一些风景区,日本的樱花树下,威尼斯的水上,法国普罗旺斯的薰衣草花海,阿尔卑斯山区的雪谷和草地,木屋和牧场等等。他的侧影,正脸,背影,一帧一帧带给她不同的感触,一步一步牵引她回顾他沉淀六年的过往岁月。

  每一张照片都是沉静内敛,每一张都是这般风姿俊郎吸引她的目光,甘愿沉沦。

  她突然想到一个点子,迅速坐起来,打开制图软件,开始一张一张修图。

  秦商霖忙完后,习惯性地点开邮箱。凌晨两点时,乔治给他发了条信息。

  秦,夫人可能在奥地利萨尔斯堡。我明天出发去那里。

  仿佛一道闪电击中秦商霖的胸膛,他的内心起伏不平。离开缦迪后,乔治也相继离去。他和秦商霖有着过命的交情,他是孤儿,了无牵挂,一切以秦商霖的事为使命。

  他在负责寻找秦商霖生母的下落。25年过去了,关于母亲的一切消息,石沉大海。秦商霖不甘如此,渴望在有生之年,找到母亲的下落。

  他曾经想方设法查到,母亲曾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后因未婚先孕被劝退学。但是关于母亲的家庭、亲人、亲戚等等,包括她后来的去踪,这些年,他费尽心思,终未有结果。

  乔治的话,让他心口一热,一道亮光划过他沉寂多年的心湖。妈妈,你离开我太久了,儿子很想念你。他眼眶湿热。

  当年妈妈为什么突然抛下他,义无反顾离去,始终是个谜。他问过父亲和小姨。关于母亲的以往种种,父亲拒绝透露给他。父亲和母亲交往时,小姨只是个小学生。后来她被送往省城学绘画,很少与家人在一起。所以,关于母亲的事,小姨隐约听说一些,却几乎不了解什么实情。母亲离开他时,小姨尚在省城读高中。她对兄长的事,基本不知情。

  他洗完澡准备睡觉,拿起手机,发现小朋友发来一组一组照片。都是他刚才发给她的,她在他每一张独照里都添加了自己,或和他并肩站立,或仰头看他,或拥抱他,或坐于他身边,张张拼得精彩,甚是无缝,衔接完美。修图高手。他展颜一笑。

  她附了一句话:我要你带我把这些风景重走一遍,每张换成合影。

  他先是答了一句:“没问题。”然后再发一句:“小坏蛋,这么晚还不睡。是不是要家法伺候?”

  那边已经没有动静,估计已经睡下。

  他想了想,又发了一行字过去:想你。生日快乐,一生快快乐乐,我的小姑娘,我的小美人。

  顾心睁开眼睛看见家长大人这行熠熠生辉的祝福语,不由笑出声来,她欢腾地在床上打了个滚。

  他第一次对她说出想你二字。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他的心,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对床的陈诗诗被她的笑声惊醒,看她一大早这般兴奋,睡眼惺忪地问道:“顾心,一大早有什么喜事,这么高兴?”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你继续睡会,我洗脸去。”顾心拿着手机跳下床,进卫生间回复他的留言。

  “我也超级超级想你,我的舅舅大人。”

  


  https://www.biqugecd.com/59_59184/5918694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cd.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