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皇 > 为你风露立中宵 > 22.甜蜜的约会(1)

22.甜蜜的约会(1)


  周遭突然安静,那些喧杂的声响骤然消失了般,尤其是那些女生,纷纷被那个突然现身的男人震慑。

  黑色大衣,黑色长裤,白色衬衣配着藏青色条纹领带。唇微抿,眼神深邃,面色清峻,五官出色,气质非凡。一身黑色长款大衣的秦商霖往乌压压的食堂一站,如鹤立鸡群。他在美国六年,渐渐习惯了着装整洁且商务风,一改国内非正式场合不配领带的习惯。

  他刚从深圳回来,衣裳单薄,却不觉得冷,因为内心急迫想见到她。

  他正朝她这里望过来,在看见她的背影时,神色略缓,眼眸蕴藏澄澈的温柔。与她视线交汇的一瞬,唇角微微上扬,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漫过他的唇际。

  在深圳陪了小姨三天,也见了两个计划见的故人,方旭和张郑鸣。昔时与他们一起并肩作战的设计部经理和销售部经理。事情进展顺利,夜里秦商霖临时起意返程。

  方旭和张郑鸣对秦商霖念念不忘,在他离去之后,李建等十来人建了一个群,群里的人有一个共同的愿望:他年秦总杀回来,他们必将再追随他,共创大业。

  江湖未老,人心未远。李建一接到他回国的消息,便第一时间在群里告知。得知秦商霖要来深圳,方旭和张郑鸣立刻相邀一叙。他们二人也开始着手辞职,择日奔赴沪上,加入他们的启动策划里。

  群里的人都热血沸腾,摩拳擦掌。那年公司散后,大家各自天涯,有的去了广东,有的留在上海,浙江,江苏等地,还有的回了老家等。他们之中大多是研发精英,当初秦商霖一个一个亲自招聘过来的。他们曾经组成年轻的研发团队,不断推出有创意的新产品,为公司的发展立下汗马功劳。

  和陈继明连夜赶路,路过江西,陪陈继明回老家看望家中父母,然后匆匆赶回上海。

  陈继明去还车,他来找顾心。从早上开始,小朋友的手机一直关着,联系不上她。等他到了上海,打通了她的手机,又没人接。去她宿舍找人,得知她去了食堂,便直接寻过来。

  顾心大惊,顿时笑靥满面,像一只跳脱的兔子离了位置蹦过去抱住他的胳膊。“你怎么回来了?”她娇憨地热切地激动地仰头看着他。

  昨天晚饭时和他通话,他说可能过两天再回来。这会儿猛然现身食堂,众目睽睽之下,她也忘记遮掩什么,一激动整个人就黏上去了。

  他拍拍她的头,俯身问她:“手机怎么回事?”

  她这才想起昨天匆忙赶去杭州,忘记带充电器。昨天晚饭后和他通完话,手机一直丢在包里。睡觉时发现找不到充电器,同屋的女孩用的是安卓版,太晚了不好意思惊动别人,想着今天早上起来再找机会充电。谁知道今天行程超级紧张,现场不允许使用手机,同行的人都将手机关闭或调成静音。

  下午四点钟结束活动,大家急急坐上车子,一路上都在讨论活动的问题,忽而就到了学校,她把手机丢在寝室里充电,便和杨静她们过来吃饭了。

  “你不是说没那么快回来么?我手机没电了,在宿舍充电呢。”顾心懊恼不已,早知道就在杭州买一个新的充电器了,差点让他找不到自己。

  他摸摸她的头,顺势搂着她的肩头。她小鸟依人地依偎着他,浑然忘记身处大众场合。

  如此自然而然的亲密举止,无疑将二人的关系昭告天下。杨静和马一萍顿时明白得很。她们热情地和他打招呼:“秦总,过来和我们一起吃饭。”

  顾心仰头问他吃了饭么,他低头说带她一起出去吃。

  “我都已经快吃完了,要不你就在我们食堂吃吧,我们食堂的菜挺好吃的。”她拖着他的手往前走。“不要去外面吃,今天陪我体验校园生活。”

  “秦总,你和顾心在这里等,我们俩去打菜过来。”杨静和马一萍小跑去窗口买菜。

  秦商霖想要制止她们,顾心拉他坐下。“让她们去忙吧,你安心坐着。今天你是客人,我们是主人,你得听我们学生党的。”

  杨静和马一萍来回跑了几趟,将食堂里的特色菜各自打了一份。

  “吃不了那么多,不用再去买了。”秦商霖叫着两个还想去打菜的女生。桌子上堆满的六七个菜,什么红烧肉,红烧鱼,辣椒牛肉,炒年糕,粉蒸牛排等。

  顾心笑着扯住杨静的胳膊。“好了,你们俩坐下来吃饭吧,他吃不了那么多。”

  “不是啊,想起在波士顿秦总的盛情款待,巴不得把我们食堂所有好吃的都给秦总尝一尝。”杨静笑道。马一萍也赶紧附和,是呀,是呀。

  “来日方长。留着下次我随家属过来蹭饭吃时再买,今天就不要太浪费了,这些都吃不完。”秦商霖微微一笑。

  此刻,他全然没有波士顿那时高冷清峻的神情,坐在顾心身边,全然一副温柔体贴的男朋友形象。他夹了一块红烧肉在她碗里。“太瘦了,要多吃肉。”

  他的一句“随家属过来蹭饭”,把顾心的脸瞬间烧透,红通通的。

  杨静和马一萍也被震慑,这明明白白的宣告主权,太给力了。

  秦商霖开始吃饭。顾心赶紧埋头吃肉,三下五除二解决一块肥腻腻的红烧肉。一见她吃完了一块,他立刻又夹了一块给她。

  顾心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我吃饱了。”

  他来的时候,她差不多吃完了饭。再吞下一块打红烧肉,哪里还吃得下第二块?

  “再吃一块。吃饱了回头带你走路回家。”

  “怎么可能走路回家?太远了。”顾心脱口而出。

  杨静和马一萍又被震住。她们俩的耳朵没听错吧,这两个人竟然说到“回家”这个词!她们齐齐看着顾心。

  顾心这才发现说岔口了。她尴尬一笑,指着他说:“他已经辞职回国了,目前住在上海。”

  “原来秦总回国了?我们还以为你是特意回来探亲的。”她们俩异口同声说到。对,探亲,就是看望家属的意思。二人的眼神对视,相顾一笑,这种表情你懂我懂。

  原来貌似懵懵懂懂的顾心小朋友,其实早就和这位厉害的秦总大人暗度陈仓。

  晚饭后,顾心去宿舍拿手机,然后跟随秦商霖回他的住处。

  秦商霖本来说打车回去,顾心坚持说走路。说好了陪她走路,于是两个人沿着街道慢慢走着。小姑娘背着背包,忽而顽皮起来,不走人行道,偏要踩着花坛的护栏边缘走。面太窄,她是练过舞蹈的人,看似逼仄的一道护栏,她走得稳稳当当。待这一段花坛终止,她欲跳下来,秦商霖一只手早就伸过来扶着她,生怕她摔跤。

  再出现一个花坛,她又踩上去,他不肯松开她的手,牵着她,任她童心未泯玩着跳房子般的游戏,一路蹦蹦跳跳,上上下下。

  马路对面有一个意大利手工冰淇淋店。他问她想不想吃?她点点头。他便牵着她的手过马路。

  成年后的顾心,除了他,再无他人牵着她的手过马路。顾心这才感受到,原来恋爱中有许多经典的细节,有待于慢慢品味,静静回味,默默开心。

  他问她想吃什么口味,然后耐心等待冰淇淋的做成。

  他只买了一个,顾心吃了两口,便塞给他要他吃一口。他摇头表示不吃。

  顾心坚持要他吃一口。他还是避开,不肯吃。

  “为什么不吃冰淇淋?”她有些沮丧。

  “小孩子才吃这种东西。”他笑道。

  “我才不是小孩子,不吃拉倒。”顾心悻悻然缩回手,将冰淇淋塞自己嘴里咬了一口。

  她忽然踮起脚跟,趁他不备偷袭他的唇部,硬是将嘴里的冰淇淋分享给他。

  秦商霖毫不客气回击她更深的吻。他一手扣住她的上半身,狠狠吻下去。

  顾心吃吃笑道,挣扎着推开他,却推不动力道强健的他。嘴唇在他霸道的反击下,吸吮着,磨碾着,话语刚冲出喉咙,就被他的唇吞没。只听得“冰淇淋,冰淇淋”的呜呜含糊音。

  好不容易等他松开自己,顾心大叫:“秦商霖,冰淇淋都快化了。差点蹭到你衣服上了。”

  “冷不冷?”他心满意足地笑着问她。

  她吃过冰淇淋的唇凉凉的。其实刚才问完她之后,他有些后悔,怕冷天吃了冰淇淋,她会感冒。

  但小朋友的眼神告诉他,她真得很想吃。

  “和你在一起,哪里会觉得冷。”顾心往他怀里蹭。

  他手臂揽着她,任她靠在怀里继续吃着冰淇淋。

  两个人走了一个小时的路,顾心抓住他的手问道:“还有多远?”

  “如果走路的话,还有很远。”他笑道。

  “投降。我们打车吧。”顾心抿嘴一笑。

  秦商霖抬起手准备拦下一部出租车,顾心一把拉住他,指着前面的路标说:“前面有地铁,我们坐地铁吧。”

  她拉着他进入地铁站,想重温以前他坐地铁送她返校的情景。遇上人多的时候,他会妥妥地将她护在怀里,不让别人挤到她。

  今天星期五,晚上地铁上挤满了人。顾心顺理成章地被某人圈在怀里,恣意享受被呵护的特殊待遇。

  如今的情形大相径庭。以前是内心有些紧张,羞涩,期待。如今是肆无忌惮地靠着他,抱着他。

  顾心张开双手环抱他的腰身,他一只手抓住吊环,一只手紧紧护她入怀。附耳低语:“是不是如愿以偿?”

  顾心吃吃笑着,小心思全被他看穿。

  等出了地铁,他往她身前一蹲,示意她上来。

  “你背我?”顾心毫不犹豫地趴上去。

  “这叫疼爱女朋友VIP全套配置。”他背着她慢悠悠走着。“既然陪你坐了拥挤的地铁,不如把最后的程序也补上。你以前没少让我背你。”

  “哪里背过好多次?小时候你背过我几次,后来就是生病的时候你背过我一次。”顾心纠正他的话。

  “公司年会那晚你莫名其妙地跑了,还跑去跟同学K歌喝酒,后来不是我背你回去的?”

  顾心想起那晚的情景,不禁哑然失笑。她把头埋进他的脖子里。“谁叫你和那个陈颖谈笑风生,情意绵绵的样子。”

  “喂。小朋友,你冤枉人,好不好?我什么时候和她情意绵绵的样子?我根本没有邀请她,是你小舅和邓雅岚请她过来的。都是老同学,来了总要招呼一下,谁知道你是个小醋精,一声不吭就跑路,还不接我的电话,害我担心得要命。”

  顾心趴在背上笑个不停。“不和你耍耍脾气,你永远把我当外甥女看待。我又不是你的亲外甥女,我就要惹你生气,惹你担心。”顾心有些悻悻然。

  “没良心的小东西,你商霖舅舅什么时候不疼爱你。下回再有类似的情况,搞清楚真相再发脾气,不许一言不合就胡来。”

  “谁胡来?”

  “跑到KTV和男生喝酒是不良行为,以后一经发现,家法伺候。”

  “请问舅舅大人家法有何规定?你要列个表,一项一项写清楚,否则以我这等无拘无束的人,头脑一热,惊天动地的事多去了,到时够你吹胡子瞪眼睛的。”

  “你这个小坏蛋,得寸进尺,给你根杆你就往上爬是么?看我到家怎么收拾你。你听着哈:家法第一条:不许和男生单独吃饭、看电影类似等等的活动。家法第二条:未经我允许,不许私自喝酒。家法第三条:凡事冷静思考,不可遇事就发脾气,耍性子。……”

  “那如果一群人去KTV,有男生邀请我对唱情歌,可不可以答应一次?”顾心想着后天晚上郑凯文的生日聚会。他们会去唱歌的,郑凯文又很会唱歌,就怕他拉着自己一起对唱,先在家长这里备个案,讨个说法。

  “一次也不可以。”他不假思索答道。

  “你好像有点家长作风,军阀做派。要是班上同学在一起聚会,也不可以吗?”

  “合唱可以,情歌对唱免了。”

  “你的意思是合唱革命歌曲或者红歌就可以?”

  “勉强可以。”

  “那如果男生送我礼物,我也不可以接受?”

  “正常的可以考虑。不正常的一概拒绝。”

  “什么是正常的?什么是不正常的?”

  “明知故问。”

  “我发现你比我外公还要严厉,比我妈还要霸道。”

  “对你必须严加管教,事事报备。”

  两个人吹着风,斗着嘴,尽情享受这难得的甜蜜时光。


  https://www.biqugecd.com/59_59184/5936130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cd.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