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皇 > 为你风露立中宵 > 2.以舅舅的名义照顾病人(1)

2.以舅舅的名义照顾病人(1)


  秦商霖奉之前商学院博士导师之命前来此处接李教授他们去导师家吃饭,没想到远远看见顾心从里面出来,神情憔悴,脸色煞白,步履颤颤巍巍。

  仿佛一道雷电砸下来。青天白日下,他一霎感觉天崩地裂。一颗心骤然间停止跳动。所有的血液滞留。呼吸停滞。世界静止。人群静止。

  他像一个喝醉酒的醉汉梦游般朝她快步奔过去,却见她身体软软地倾倒,几乎不假思索,他冲过去抱住她。顾心在他怀里昏迷过去。

  一摸顾心的额头,滚烫滚烫,这个小朋友又发烧了。秦商霖顿时心疼得要命。怎么还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呢?

  世界明明那么大,却也是那么小。他躲她六年,不辞而别,却终究还是不期而遇。六年了,她终于长大了。快22岁的她长高了,也瘦了,娉婷中带有一缕柔弱的楚楚可怜状。

  一行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突如其来的秦商霖,只见他将顾心小朋友紧紧搂在胸前,状态甚是亲密。

  郑凯文恼怒地看着这个陌生男子,从对方地衣着猜测他是中国人。他伸手要把顾心拉过来,却被对方阻止。

  秦商霖腾出一只手从风衣口袋里掏出钱包,张开钱包,里有一张人头像,正是顾心和他的合影。他将照片背面反过来给他们看,证明他们是旧识。“顾心是我的外甥女,我是她舅舅。”

  照片是有一年国庆节带顾心去长城玩拍的,当时顾心还在照片后认真写了一行字,商霖舅舅,附有日期。

  原来你是顾心的舅舅啊?李教授等人惊到。奇怪的是,为什么顾心没有提及她有个舅舅在此地?

  秦商霖顾不上多解释,他对李教授说:“您是李教授吧,我是哈文教授的学生,我叫秦商霖,教授叫我来接你们。”

  一听他的名字,李教授立刻热情地和他握手。之前老同学打了电话给他,说安排了一个叫秦商霖的学生过去接他们。原来此人竟是顾心的舅舅,一切出乎意料,顾心却只言片语未提及。奇怪的事。

  秦商霖当着一行人的面将顾心拦腰来了个公主抱。“李教授,请带上您的学生们跟我去停车场。我叫我的司机送你们过去哈文教授家,我带顾心去医院。”

  “我们一起去医院吧,她昏迷过去了,我放心不下,是我带他们出来的,孩子们的健康我得负责。”李教授坚持跟着先去医院。

  “好吧,请随我来。”

  一行人随他而去。

  郑凯文的眼神始终落在他的背影上,眼里尽是怀疑和不满,还有些许嫉妒。

  这个自称是顾心舅舅的人,这般宠溺的眼神和姿势抱着她,还有他钱包里的合影,顾心紧紧靠在他胸前,二人状态无比亲密。

  他记得她妈妈叫彭琳蓝,何来姓秦的舅舅?

  杨静和马一萍被突如其来的一切惊呆了。一个痴情守护的郑凯文频频上演柔情似水场面,半路上又杀出一个帅到要人命的什么舅舅?

  一米八六,还是八七,八八?身高还是其次,重要的是五官和气质,还有穿着,我的妈呀,比邓伦还要帅,比胡一天还要冷酷。那眼神,沉稳清亮;那举止,怀里抱个女孩,掏钱包,握手,干净利落;那背影,笔直俊挺,一袭高档黑色羊绒风衣衬得他丰神俊朗。

  这顾心真的太有故事了,看似冰清玉洁,一派懵懂,却总有令人措手不及的场景迸出。上次去她家吃饭,北京昂贵的四合院别墅呀。如今还藏了个如此绝版宝藏型的舅舅。天理难容呀。

  可惜她昏过去了,不然她们俩肯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穷追不舍求答案。

  顾心怎么啦?她身体还好吗?病情严重吗?一行人担忧着顾心的身体,紧紧跟着秦商霖去了停车场。

  秦商霖带着一行人坐电梯往地下停车场走去。

  电梯里,李教授礼貌地询问秦商霖目前尚在读书还是已经就职?秦商霖简单答了就职二字。

  他的专用司机立在专车前等候,一见秦总抱着一个女孩走过来,赶紧走上前询问:“秦总,需要帮忙吗?”司机是一个混血男孩,一头乌发,眼睛却不是单纯的黑眼珠,微微的碧眼很迷人。

  “照顾客人。”秦商霖淡淡说道。他抱着顾心谦逊地立在一边,让其他人先上车。

  司机殷勤地替众人开门。两个女生先上车。

  郑凯文走近秦商霖。“秦总请先上车,顾心交给我吧。”他听见司机称呼他秦总,从车子的豪华程度,以及司机见他的恭敬礼节,他大概猜到此人身份不凡。他跟着司机称呼他为秦总。

  “对,对,秦总。这位是顾心的师兄,叫郑凯文,平时对顾心很照顾的。秦总抱着顾心走了这么长的路,不如把顾心交给凯文照顾,秦总先上车吧。”李教授在一边笑道。

  秦商霖淡淡瞥了一眼郑凯文,他不露声色地委婉谢绝这个年轻人的好意。

  “不用。大家请上车,我们抓紧时间去医院,哈文教授还在等着我们。”

  司机殷勤地替众人开门。

  秦商霖等所有人坐好后才抱着顾心上车。他弯腰将她放在座位上,自己紧挨着她坐下来,然后让她的身体继续靠在他的胸前。

  等车子启动,李教授热情询问秦商霖在哪高就?

  秦商霖也不说话,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李教授。李教授接过去一看,后面几个学生也凑近来看。

  MANDY集团公司的总裁。缦迪公司,这是美国一家负有盛名的高科技公司,国际上都很有名气。没想到这位年轻人竟然如此能力卓绝,不由让李教授等人油然敬佩。

  杨静,马一萍,郑凯文等人各自为之一惊。缦迪公司的总裁,竟然亲自来迎接他们,真是他们的荣幸。

  郑凯文心里颇不是滋味。

  “幸会。幸会。秦总,年轻有为呀。”

  “听哈文教授说,李教授也是国内外负有盛名的艺术大师,这些学生跟着你,是他们的幸运。顾心这两年也承蒙老师的教诲和照顾。”秦商霖礼貌地与他寒暄。

  “顾心很优秀的,是个天才。刚才听秦总说你是顾心的舅舅?”李教授笑道。

  “哦,是的。”秦商霖淡淡地肯定着,但并不想多说话。他的眼睛始终落在脸色苍白的顾心身上。

  别人无法注意到顾心的表情,他却看见她的眼角渗出泪水。

  他知道她已经醒来,但是不肯睁开眼睛看他。他也不叫她,任她靠在胸前。

  顾心将脸悄悄埋进他的怀里,不让他看见更多的泪水流出来。

  秦商霖静静地感受着胸口逐渐温热起来。她的眼泪濡湿他的羊毛呢风衣。

  六年了。她再也没有如今天这样可以偎进他怀里,任由他宠溺自己。

  光阴似箭,催人心老。

  这六年,顾心感觉自己生活在一个不见阳光的大容器里。她的日程被满满当当的学业以及各种各样的比赛填充着。只需让自己不停忙碌着,奔跑着,害怕一停歇,那些思念就像疯长的稗子,毫无营养地乱窜,无人收留,只待春尽冬来自枯自荣。

  如果记忆可以重新播放一次,她只希望遇见他的那一年,不是九岁,而是十九岁。曾经,她那么拼命地跳级,努力进取,只为早日读离他最近的大学,然后,他就可以不再用对待孩童那样的宠爱来对待她?

  曾经,她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叫他商霖舅舅。他背过她,抱过她,陪她看过最美的星空,生病时彻夜照顾她。一切的一切,仿佛发生在昨日,历历在目。她想起初见他的情景。

  那一天,下课铃一响,顾心第一个冲出教室。学校附近那家金鱼店新进了一批漂亮的金鱼。早上来的时候她就看见那些可爱的鱼儿在大鱼缸里浮游。

  顾心上课开了好几回小差,脑海里全都是小锦鲤游来游去的样子。

  她小心翼翼抱着装了5条小锦鲤的小鱼缸返回校门口。外公站在老地方等她。她抱着鱼缸突然从身后出现,着实把外公吓了一跳。

  “你这个小顽皮竟然跑去买鱼了,难怪等这么久不见人影。”外公无奈地想接过她手里的鱼缸。“心心,你买金鱼干吗?被你妈妈看见了又要骂你。”

  “外公,回头你就说是你买的,好不好?我很想养金鱼。我同桌汪芳家养了好几条大金鱼,她把照片带给我看,可漂亮呢。”

  “唉。那好吧。你把鱼缸给我吧。”他伸手去接鱼缸。

  外公扶着她的肩膀往停放的车子走去。外公家住在胡同里的一个四合院里。十几年以前,四合院里住了几户人家,后来妈妈出钱把四合院全部买下来,如今这个四合院改造成幽雅舒适的宅院。

  “快跟外公回家,你小舅舅回来了。”

  一心想着小锦鲤,差点忘了昨晚小舅给她打电话说今天放寒假回家来。顾心急忙跟上外公。

  一进院门,顾心急急地喊了几声小舅,但没人应。走进正厅,她看见一身黑衣服的英俊帅气的大哥哥坐在沙发上翻看杂志。

  这是顾心第一次见到秦商霖。一身黑色羽绒衣黑裤干劲利落,眉宇俊朗,鼻梁高挺,但是表情有些冷。

  秦商霖和彭林军是高中的同学,两人私交甚好,友情非同一般。曾经彭林军不务正业,爱玩电脑爱打游戏,爱玩爱闹爱打架,成绩平平,常常把顾心外公外婆气得要命。

  秦商霖高二那年转学到彭林军班上,曾经出手帮他打退一群小流氓,并将受伤的他及时送到医院。

  后来,他们成为最要好的朋友。后来,彭林军在秦商霖的影响下,开始认真读书,高考成绩进步很大,考入南京河海大学。而秦商霖考入上海交大。

  顾心好奇地望着他,她之前在小舅舅房间见过他的照片。但没见过他本人。之前顾心一直和爸妈住在上海,有保姆照顾她。这个学期开始,她被妈妈带回北京外婆家住。妈妈和爸爸一直在吵架。妈妈在北京开了一家公司。

  秦商霖正坐在沙发上翻看顾心订阅的杂志。大多是关于音乐,乐器或者口才比赛的。听见女孩娇柔清丽的声音,他抬头望过来。

  顾心捧着鱼缸往秦商霖身边走去。“你是谁?”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这个陌生人。秦商霖放下杂志看着抱着鱼缸的小姑娘。“你是顾心。本人比照片漂亮。”

  彭林军经常在老同学面前提及他的小外甥女是个美人儿,聪明伶俐,很有艺术天赋,与众不同。五岁就开始得奖,七岁参加过国际大赛。顾心今年9岁,小学三年级学生了。

  她爸爸是上海一家医院的副院长,也是心血管科的知名专家,妈妈原本是一名民族音乐的歌手,常年在各地演出,去年在北京成立了自己的文化公司。顾心的爸爸妈妈无暇照顾女儿,所以从小顾心在外婆家住的时间比在家多得多。

  “心心,快叫叔叔,这是你小舅的同学。”外公提着顾心的书包走进来。“林军去哪里了?”他朝厨房问道。

  厨房里保姆正在做饭,外婆在帮忙。本来秦商霖要去帮忙,被外婆制止了。以前他来家中玩时经常帮外婆做饭,外婆很喜欢这个英俊却质朴内敛的男孩。在外公外婆眼里,秦商霖稳重大气,聪明敏锐。

  “我叫他出去给我买酱油去了。老头子,叫顾心陪林军的同学玩会,你过来把菜端出去。”

  “好嘞。”外公放下书包进厨房去了。

  顾心站在秦商霖面前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你叫什么名字?”

  “秦商霖。秦朝的秦,商业的商,雨加一个林的霖,知道这个字吗?”他比划着解释。

  “我知道这个字,沛雨甘霖的霖。”顾心飞快答道。

  沛雨甘霖都知道?果真是神童。秦商霖暗暗赞叹。过来,小心心,叔叔帮你把鱼缸放在柜子上。”他从顾心手里接过鱼缸,将它放在客厅的间隔柜上。

  彼时秦商霖1.85米,顾心仅仅1.50米。他俯下头看着她,“知道怎么喂鱼吗?”

  顾心狠狠地点头。

  秦商霖被她可爱迷人的样子吸引了,情不自禁伸出手,宽厚的手掌轻轻按了按她的头顶。

  “知道怎么喂鱼食吗?”

  顾心点点头。“我会看说明书喂食的。刚才店老板已经帮我喂了鱼食,今天不用喂了。”


  https://www.biqugecd.com/59_59184/5971589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cd.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