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皇 > 为你风露立中宵 > 1.突然遇见

1.突然遇见


  顾心和几个同学从地铁出来,她拖着行李箱准备去打车。

  抬头看见扶梯最前面立着一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玉树临风,即使背对着她,那种独特的君临天下的气质令人多看几眼。

  一霎,她脸色煞白,手足冰凉,心跳加快。她把行李箱往旁边的同学一推,扒开前面的人往扶梯上挤去。

  “顾心,你干什么去?”杨静惊讶地追着她问。

  立在一边的郑凯文也惊愕不已地看着疯狂拨开人群往扶梯上挤去的顾心。他们还是头一回看见她这般仓皇急乱的样子。印象里,顾心总是素雅安静,不慌不乱。

  各种比赛中,她总是心理素质最好的那一个,镇静,机敏,观点奇特,语出惊人,出其不意。

  秦商霖。顾心张口想喊,这个名字却卡在喉咙里,发不出声音。

  她看见他的那一瞬,他已经站在扶梯的最前面。等她好不容易拨开对她意见纷纷、竖眉瞪眼的人群,偌大的出站厅,对方早已不见踪影。A,B,C,D,这么多出站口,该往哪个方向?

  她慌乱极了,胡乱奔着C出口往外追去。

  等她冲到马路上,她看见马路对面的街边,他钻进一辆出租车。高个,大长腿,开门的手势,熟悉入肺。有那么一刻,她的心脏停止跳动,世界安静,尘嚣寂静。是他,一定是他!虽然始终没看清这个人的脸,但形态举止太像他了!

  那人坐进车里,车子启动。

  有一股剧烈的疼痛自腹腔挣脱而出,她下意识地追赶着那辆出租车。想喊喊不出,想追步子快不了。笨拙的羽绒衣。笨拙的厚围巾。人的脚步何时能赶上那车轮滚滚,转眼车子没入川流不息的车流里。四顾茫然,哪里看得见那辆车,那个人?

  泪如雨下,无声抽噎。

  许久,她镇静下来。回到出站厅去。他们几人还在那里等她回来。他们几个刚从上海过来北京参加一个主持人辩论赛。郑凯文关切地看着失魂落魄的顾心,他提出送她回去,顾心摇摇头谢绝了。

  比赛明日下午开始,其他几个去了宾馆,按原计划,顾心先回家,然后明天上午赶回酒店与他们会和。

  从地铁口到家,司机见她一路失魂落魄,下车时关切地提醒她带上行李箱。

  顾心回到家中。外婆见她面色苍白全身乏力,以为她生病了,赶紧上前摸摸她的额头。顾心摇摇头说没事,拉着行李箱进了房间,蒙头哭泣。等心里的难受发泄完毕,她恢复正常,洗了个澡,画好淡妆,若无其事陪外公外婆他们吃饭。

  一听顾心回来了,小舅舅彭林军带着四岁多的鹏鹏和两岁的鲲鲲回家吃饭,邓雅岚也跟着过来了。时隔几年,每次顾心和邓雅岚见面,总还是免不了几分尴尬。

  饭桌上小舅舅故意找话题活跃气氛。顾心装作若无其事有问必答。她依旧话不多。

  彭林军眼尖,一看就知道顾心刚刚哭过。但当着邓雅岚的面,他不好问什么。

  全家人都知道,只要有邓雅岚在的时候,顾心就不自在。都是成年人了,给不了对方友好的笑容,敷衍了事的本领谁都有。

  自从那年秦商霖消失后,顾心便和邓雅岚结下梁子。邓雅岚生下鹏鹏后,娘家人一直催他们结婚,但是彭林军就是不开这个口。

  外婆他们也过意不去,私底下做了儿子的工作,还是无济于事。

  自从鹏鹏出生后,彭林军不再和邓雅岚闹冷战,默然住进丈母娘家,开始负责母子的生活。这五年当中,他渐渐地不再记恨邓雅岚当初的无理取闹,毕竟她是他的未婚妻。爱过,恨过,怨过。想分手,鹏鹏却来了。生活没什么大不了的,委曲求全是最妥协的方式。何况他是一个男人,何况他真心爱过邓雅岚。

  但是,有一个人,此生,他放不下。秦商霖突然消失了,没有给任何人留下音讯。人世汹涌,江湖陌路。

  其实他知道,秦商霖的不辞而别,除了他、李建和肖胜平等人,还有一个人最伤心欲绝,那就是顾心。他不是不知道顾心一直以来对秦商霖那份独特的感情,奈何姐姐态度坚决,横竖轮不到他表态。眼睁睁看着这几年顾心沉沦在一种浓郁的悲哀之中,他却无能为力。

  六年了。顾心埋头学业,不断拿各种主持大奖,歌咏比赛大奖,综艺大奖等等。20岁的她已经是快要毕业的研究生了。从不交男朋友,拒绝她妈妈安排的任何相亲。

  一看见她日愈沉郁的脸,寒瘦的眸光,彭林军觉得心微微疼。

  晚饭后顾心进房间后不再出来。彭林军陪着父母聊天,邓雅岚带着儿子去洗漱。

  外婆看着邓雅岚离去的背影,莫名怅惘。

  “春节把酒席办了吧。”她再一次提议。

  “心心明天要比赛,我去和她说会话。”他避开话题。

  “林军,心心好像哭过,你去问问她怎么啦?”

  “不好问的,妈,顾心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问了也没用,她什么也不会说的。”

  “唉,我以为她生病了,问她除了摇头啥也不说,和她妈一样倔。”外婆叹道。

  “我去看看她。”彭林军起身离去。

  他穿过主厅走向院子,推开隔壁顾心的房门。他家是一个完整的四合院,房间多。以前他们只住左侧几间屋,顾心妈妈后来买下整栋送给父母养老。

  顾心正坐在电脑边查找东西。她打开所有关于秦商霖的联系方式,QQ,微信,博客,微博。不管她怎么留言,这五年,他杳无音讯,石沉大海。

  一见小舅舅进来了,她利落地翻转页面,覆盖之前的信息。

  彭林军在她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开始问她怎么啦。

  顾心沉默着,突然说了句:“我刚刚好像看见他了。”

  “看见谁?”彭林军惊讶地看着她,话一问出口,他便明白顾心所指的他。怎么可能?他睁大了眼睛。

  “秦商霖?”

  顾心点点头。她简单告诉他地铁口的遇见。

  彭林军跳起来,他往外走。“我打电话问一下李建。”

  几分钟后,顾心看见他沮丧地走进来。

  一看就知道结果。

  一个人特意不让你找到他,就断然不会留下任何踪迹。

  六年了。六年在人生中是长还是短?

  等小舅舅出去后,顾心将自己的头埋进枕头中,无声流泪。

  彭琳蓝是半夜一点多才回到家中。她看见西院顾心的房间微微有光,心里隐隐有些愧疚。本来听说女儿回家,她答应妈妈早点结束应酬回家陪陪顾心。可是对方是一个法国老客户,不可怠慢。吃完饭对方又想去品茶,于是折腾到很晚才到家。

  这些年她忙于打理公司的业务,几乎没时间顾及女儿的学习情况。在她眼里,顾心始终是努力的,用功的。顾心小学跳级,初中跳级,16岁就考取上海戏剧学院电视艺术系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之后顺利保研。唯一让她感到失落的事,女儿越大越不想和她亲近了。自从她去年再婚后,顾心几乎不去她的新家。

  彼此缺乏沟通和交流,这是让她最无奈的问题。

  这孩子有些孤僻和过于清高,这种性格其实不适合在娱乐圈发展的。

  早上一起来,顾心看见彭琳蓝坐在床边。她慵懒地说道:“妈,你干嘛大清早这么看着我,眼神怪瘆人的。快出去吧,我要洗漱了。”说着,她掀开被子进了洗浴室,留下彭琳蓝一人独坐。

  “心心,比赛结束后带同学来家里吃顿饭吧,或者去酒店吃也可以,妈妈给你们安排好,你只管带他们过来就可以。”彭琳蓝隔着玻璃门说道。

  “还是在家里吃吧,随意点好。”顾心在里面答道。

  比赛结束后顾心将同学以及领队吴教授一起带到家里吃饭。彭琳蓝准备得很充分,水果菜肴糕点咖啡等,应有尽有。精致的四合院别墅让同学们啧啧赞叹不已。

  顾心平时很低调,一般人不知道她的家境如何。这一次请同学来家里做客,依旧很低调,关于父母的职业,家庭情况,她基本点到为止。

  彭琳蓝热情招待他们之后,准备出去。公司一大堆事等着她去处理。她对那个叫郑凯文的男孩印象很好。她有同学在顾心所在的系执教,她私底下有拜托那个同学帮她关注女儿的情况。于是,她也逐渐了解这个郑凯文。他父母都在沪上工作,父亲是政界要员,母亲是知名律师。他个人也极为优秀。据说,上海电视台某个重要栏目已经对他发出邀请,毕业后可以直接去那里上班。顾心也不错,可以直接去电视台一个综艺节目做主持人。

  这个男孩稳重大气,为人热情且谦逊。最主要的是,他对顾心一往情深。

  从北京返回上海的高铁上,顾心一路假寐加真睡,尽量避开郑凯文的殷勤呵护。

  转眼就出国。

  他们一行七个人去美国波士顿参加一个创意大赛。

  顾心在飞机上如往常一样睡得天昏地暗,除了用餐就是睡觉,尽量避免和身边的郑凯文说话。所有的机票都是郑凯文订的,他很用心地将顾心的座位安排在他的身边。

  他对顾心的殷勤呵护使得同行的另外两个女生羡慕不已。其中杨静一直暗恋郑凯文,可惜世间太多的情感都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她有些怜惜郑凯文,他那么用心地讨好顾心,对方却无动于衷。她从他身上看到自己卑微的影子。

  她嫉妒着顾心,却无法恨她,也没有理由恨她。感情本来就讲究个你情我愿,单相思只能归咎于当事人幼稚的执拗,于对方有何关系?

  在他们眼里,顾心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浑身上下灵气盎然,美丽飘逸。她似乎对学习以外的一切人情、感情都缺少一根弦,木讷得很。

  年龄小,读书早也不一定是好事呀。

  飞机降落后,顾心抓紧时间倒时差。她内心平静,心无旁鹫,吃饱就睡。饭桌上,领队李教授告诉她们在波士顿5天的行程。比赛三天,之后他的一个在哈佛商学院执教的高中同学会邀请他们去他家吃饭,然后再安排他们参观几个知名景点,为期两天。

  杨静和马一萍很兴奋,对波士顿充满新鲜感,她们拖着郑凯文带她们在酒店附近走了一圈。

  顾心依旧发挥得很好,沉着冷静,口齿清晰,语音标准优美,她对自己团队的创意做出极好的介绍,以及深度阐述。郑凯文做的PPT也很有创意,其他几个密切配合。

  最后一场比赛快要结束的时候,顾心突然感觉身体不适。腹痛不已,似乎是生理期提前来到。这几日舟车劳顿,例假有提前的征兆。每次来大姨妈,她都会痛苦一番,第一天的腹痛令人倍感难受。除了腹痛,头也疼痛,鼻塞,感冒的症状。

  为了不影响队员的情绪,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配合团队,以极为完美的姿态接受各方面的提问以及质疑。侃侃而谈,从善如流,这些都是她天生的禀赋。

  当听到团队获了大奖的结果后,顾心感觉整个人快要倒下。她尽最大的努力颤巍巍走出赛厅。

  “顾心。”她听见有人在叫她,声音如此熟悉。

  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她看见一个熟悉到肺腑间的身影朝她快步奔过来。是那种痛到骨髓里的痛,定时发作。顾心惊呆了。五年里毫无音讯的人,竟然出现在异国他乡的赛厅外面。是想念太深的幻觉?

  不,分明是他。这般真实。比地铁口的乍然撞见的那个身影更真实!她呼吸紊乱,步履仓皇,身子往前趔趄。

  一旁的郑凯文察觉到她的不对劲,不由叫了声“顾心,你怎么啦?”

  没有听见她的回答,只见她身子软塌塌地往前倒下去。郑凯文一个箭步冲上去想要扶住她。

  只见一道黑色身影比他更迅敏地冲过来,一把将顾心搂进他的怀里。

  


  https://www.biqugecd.com/59_59184/5974286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cd.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cd.com